網銷難 四川鮮花為啥不來“電”?

2019-11-19 15:24

  四川盛產鮮花。得益于多樣的地形和氣候,“花海”遍布成都平原及安寧河流域。2000年前后,四川省花卉種植面積位居全國第一。去年,全省鮮花種植面積近180萬畝,已降至全國第十名左右。論鮮花的品種、產量,四川不算少,論品質可算一流,但在品牌、效益等方面,與云南、廣東、河南和山東等省份比起來,則差距不少。

  做大做強鮮花產業,事關花農增收致富,也事關消費者正在升級的愛美需求。四川花卉產業能否重振雄風,再度邁步全國前列,成為又一“川字號”優勢特色產業?

  近日,四川日報記者深入花卉主產區,走訪銷售商家、花農、科研單位和省內外專家,鎖定新業態培育、種植、基礎配套及科研支撐等環節突出問題,推出系列報道《四問四川鮮花產業》,敬請垂注。

一問網銷難:四川鮮花為啥不來“電”?

  去年,全國線上花卉交易額366億元,是當年四川花卉產業總產值的近兩倍。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等部門預測,隨著消費觀念的轉變,未來五年,全國鮮花電商市場的年均成長率在25%以上。擁有9100萬人口的四川將是增長的“主力軍”。

  面對爆發式增長的市場“藍海”,四川花卉產業為何動作遲緩?又該如何奮起直追?

  找病根

  倉儲和配送,兩道坎待解

  “這是一個和時間賽跑的行業。”中國花卉協會零售業分會副秘書長何思波介紹,對全國5.7萬余家花卉實體店的調查表明:客戶對于鮮花送達時間的在意程度,遠高于餐飲外賣。也因此,鮮花電商對倉儲布局、配送體系有著極高的要求。而這兩者,恰恰是四川的軟肋。

  倉儲的問題出在四川鮮花零售“小而散”的行業模式。

  “如果把每個實體店都看成小型倉儲點,這些點需要高度的組織性才能適應電商需要。”成都花卉協會副秘書長溫佐艷介紹,以成都為例,1600多家線下實體店“各自為戰、互不統屬”,“連大型連鎖都沒有”。如此,統一、密度適宜的倉儲布局就無從談起。

  這著實讓不少店家“觸電”時吃盡苦頭。成都市商品批發零售業協會相關負責人說,從鮮花交易特點看,配送半徑要控制在兩公里內,才能確保送達準點率,但現實是實體店密度不高。“兩個花店間隔一兩公里才能存活,跟餐飲業很不一樣。”上述負責人認為,在“各自為戰”模式下,倉儲成為限制鮮花電商第一道坎。

  第二道坎是配送難。鮮花電商配送距離偏長、配送時間要求高。如此產生的高配送費讓顧客、店家、配送平臺均有苦難言。

  “費用高了,顧客不安逸;低了,我和快遞小哥劃不來。”在成都市武侯區經營花店的李峻岷坦言,每次只送一束花,幾乎是鮮花電商的常態。但在高峰時段,這一束花的配送費往往要十幾元甚至更高。“很多顧客一聽就嚇到了。”李峻岷說,“觸電”兩年來,因為配送費,他多次錯過訂單。

  “觸電率”不高的另一個原因是,與四川省花卉產業結構和地區分布有關。

  調查顯示,四川省有安寧河谷和成都周邊兩大花卉主產區。其中最靠近消費市場的成都周邊產地,主要產能集中在工程綠化花卉苗木領域。

  “工程用苗用花要線下交易。”四川春天花樂園投資有限公司電商部經理李昶科介紹,本土特色花卉產業銷售路徑不同,一定程度上延緩了四川花卉產業“觸電”步伐。

  這個說法得到成都溫江區花木協會秘書長祝鳴川的印證。祝鳴川說,按現行規定,工程苗木與花卉銷售,絕大部分要經過招投標等流程,“無法線上完成交易”。

  開藥方

  線下零售“組團”,降低流通成本,拓展線上新業態

  “病根”找到了,如何“開藥方”?業內人士和相關專家認為,四川省應進一步強化各級行業協會作用,逐步建立統一的電商銷售配送平臺,并強化鮮切花主產區與主要消費市場間連通和配套冷鏈等建設。

  “銷售端實體店先要學會‘組團’。”省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花卉特別是鮮切花的不耐保存等特性,注定其需要通過一定的協作機制與實體店合作,才能走上“觸電”之路。

  “例如,以連鎖、加盟等形式,實現配送的互相補位。”上述負責人建議,花卉“觸電”的第一步,是整合實體店資源,合理布局線下倉儲。在此基礎上,逐步實現“你接單,我發貨”、就近發貨和快速發貨,提升商家利潤空間和客戶體驗。

  其次,考慮到四川省鮮切花產能距消費市場較遠的現實,業內人士呼吁,進一步縮短安寧河谷和成都之間的干線運輸時間、強化冷鏈配套。

  何思波說,物流環節中是否采取冷鏈運輸,直接決定鮮花的品質。他建議,應借助成昆復線電氣化改造、川南城際鐵路、成貴鐵路建設等,完善川內和出川物流網絡、物流冷鏈,“實現主產區到消費地短時間直送、直達,以保證重點城市商家供應鏈的數量和質量。”

  “觸電”領域也應進一步拓展。“網上賣鮮花的商業模式太單調了。”李昶科認為,“觸電”也是花卉產業精細化的契機,包括花卉的初加工、盆栽盆景營養土和器皿加工制作,花藝、花卉保鮮、盆栽種植在線教學等。

  “這些方面四川市場才剛起步,大有可為。”李昶科說,作為花卉電商孵化企業,目前春天花樂園已吸引79家鮮花種植、銷售和加工企業入駐,初步開發出觀賞、花藝等新電商業態。

  省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四川省近期將組織花卉種植、銷售、物流企業及電商平臺座談,進一步打通花卉“觸電”的“腸梗阻”。

  相關鏈接:四川花卉電商不溫不火:九成受訪花店線上銷售不足兩成

  “實在抱歉,各位下單顧客請到店里自行取花。”11月11日中午,在成都市金牛區經營鮮花店的李潔,給三位下單的顧客發出了留言。記者18日了解到,因為配送不方便,今年的“雙11”期間,李潔錯過了近20個線上訂單。

  曾經的李潔并不是這樣。四年前“觸電”時,李潔對網上銷售充滿信心,曾雄心勃勃地雇下一個配送員,“每單免費送”。但隨后半年內,她家累計線上交易量不過340多單,總交易額不到兩萬元。“還不夠開工資的。”李潔說,如今,她的網店更多是“宣傳平臺”。

  李潔的境遇并非個例。記者11月4日到11日對成都40家鮮花實體店走訪顯示:36家店線上接單額占總經營額的兩成以下;29家實體花店在“觸電”后存在“線上下單,線下自行取貨”現象。

  “四川的鮮花電商確實落后于兄弟省份。”省花卉協會副會長劉照高坦言,四川花卉產業“觸電率”不高,并非成都獨有。淘寶、京東和蘇寧易購等電商平臺提供的資料顯示,廣元、巴中等地的線上鮮花年交易額均在300萬元以下,不到當地花卉年交易總量的一成。(蒲香琳 記者 王成棟)

責任編輯:李婷玉
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49300
河北排列7